麻辣兔丁

我操你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博君一肖是真的!!!!我他妈还写什么写!!!!这个剧情谁他妈敢写!!!!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青瓜】当时年少

千禧年的钟声响了,电视里传来熟悉的歌声,张保庆晃了晃有些坐麻的腿,觉得自己似乎该吃点饺子,嗯,最好还是酸菜馅的。他拖着腿一瘸一拐地走向厨房,打开下层冷冻柜,得,只有猪肉大葱馅儿的,凑合吧。

接上一锅水,打开煤气,张保庆便靠在橱柜边上发呆,这是在外边过的几个年了?记不清了,自从九零年来了深圳就没回过几次家,每次回去都要催婚,他既不想结婚又不想和老妈吵架,索性不回了。张保庆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哈了口气暖暖手,这南方的冬天可真冷啊,比北京还要冷,不,比东北还要冷!

说起东北,不知怎地,张保庆突然想起了十一年前在鹰屯探万金之国的事儿,过往那些惊险的瞬间历历在目,仿佛在昨天一样,而记忆中最清晰的,却是菜瓜,她长长的辫子,冻得通红的脸,笑时弯起来的眼睛,和她射箭时自信倨傲的样子。

从鹰屯刚回到北京那年,张保庆经常和他们姐弟俩联系,隔三差五送点吃的用的,时不时的打个电话,关系仍很熟络,可有一天,送的东西没人收了,电话没人接了,他再一打听,原来是姐弟俩搬走了,搬去哪里,没人知道。

水开了,张保庆将一整袋饺子倒进去,热气扑在脸上,熏得人眼眶发酸。

他找不到菜瓜,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想家,有没有想那个总是爱吹泡泡糖的张保庆啊。

我有点儿想你了,菜瓜,嗯,就一点儿。张保庆看着手腕上的疤,在心里说道。

————————————————————

吉林,珲春东北虎自然保护区。

二鼻子拎着保温盒推开了值班室的门,菜瓜见是他,赶忙放下了手里的书,起身接过保温盒。

菜瓜说:“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家等我吗。”

二鼻子埋怨道:“姐,你怎么老是过年过节的时候值班啊,咱都多久没吃一个团圆饭了!”

菜瓜岔开话题:“对了,你们饭店放假到几号啊?”

“6号”

菜瓜夹了一块锅包肉,“那你这几天是在我这里待着还是出去玩?”

“大冷天的,谁乐意出去玩啊。”

“可拉倒吧,前一阵,你不还和小李姑娘去滑冰了吗。”

“哎呀姐——”

“嗯这个酸菜粉儿真好吃二鼻子你厨艺又长进了!”菜瓜边吃边朝他比了个大拇指。

二鼻子挠了挠后脑勺,“哎是吗!哎嘿嘿嘿嘿!我也觉得!”

二鼻子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姐!十二点了!现在是2000年了!”

菜瓜看了看表,又看向漆黑的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姐,你想什么呢!咋不吃了啊?”

“啊,没啥,吃得有点儿快,顶着了。”

二鼻子叹了口气。

“大过年的你叹什么气啊,多不吉利。”

“唉,我不是,我就是觉得吧,姐你这么好的条件,为啥不乐意和人家处对象呢?你老是一个人,我怕你觉得孤单。”

菜瓜用食指点了点二鼻子脑门,“你行啊你,开始管起你姐了?”

“我不是管啊!我是担心你!你是不是…还想着宝庆哥?”

冷不丁地听到张保庆的名字,菜瓜愣了一下,随即恢复了神色,“张保庆?你不提这个名字我还想不起来他,说教我吹泡泡糖,结果到了还是没教上。”

二鼻子看她说话时语气像往常一样,暗自舒了一口气,兴许是他多想了吧。

饭后俩人闲聊了几句,便洗洗睡了。二鼻子睡在弹簧床上,大概是睡不惯,翻来覆去弄得嘎吱嘎吱响。

菜瓜在黑暗中睁开眼,抬起手腕,手指一点一点地摸索着疤痕。

新年快乐,张保庆。

【博肖】亲密关系

    才刚下飞机,肖战略有些疲惫,尽管如此还是戴上耳机点开了好友发来的长达50s的微信语音,好友是大学时代的同窗兼上铺,二人感情一直不错,经常会彼此吐槽一下生活中的烦心事儿,好友最近掰弯了一个直男,俩人才刚处了一个月,甜蜜归甜蜜,大事小情上的摩擦却也不断,这次八成也是。

    然而,他猜错了。好友竟八卦他是不是和那个谁谈恋爱了,前有Tiffany项链后有Vans板鞋,最近更是穿衣风格都有些类似了!这娱乐圈虽说经常撞款但也不至于这么巧吧?还有啊你们两个主演,合作期间半点互动都没有要不是官宣有你俩名字我险些以为你俩不认识呢!

    肖战边听边无奈的笑了,挥别跟机的粉丝钻进车里,组织了一阵子语言,想了想还是发语音过去,“我看你最近闲得很啊,设计图画好了?这么毒的瓜你也不怕噎着,我们两家公司本来关系就不算好,况且最近又因为女团的事情闹得不愉快,我和他互动干啥子哟,我们公司也不让噻。”

    助理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

    合上手机,肖战正打算闭目休息,谁成想手机震动个没完,竟是好友发来了视频申请,他一向不善于拒绝人,便点了同意。

    好友聒噪的声音闯入耳朵,“哇大忙人今天居然有空视频?!怎么样啊你?”

    肖战挑了挑眉,“什么怎么样?想从我这儿听到什么八卦吗?”

    好友哂笑道:“哎呦,我这不是出于人道主义关怀你嘛,2018年的夏天都快过去了,我们战哥还是没有对象啊唉。”

    肖战气笑了,刚想回怼好友,却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翻开背包,在最里面的夹层里掏出一部iphone 7,挂断了来电显示为“甜甜”的电话。

   “诶…你这手机铃声我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好像…好像是魔道祖师广播剧里的!”

    肖战这边正拿着iphone7回复消息,心不在焉地答道:“…啊?哦,是吗?我在网上随便找的。”

    “哎那个姓王的人怎么样呀?是不是真的很高冷?”

    肖战略微皱了下眉头,“什么姓王的,人家有名有姓的叫王一博好吗。”

    “诶哟哟哟!这就开始护着人家啦?战哥奶孩子属性诚不欺我!”

    肖战看了下“甜甜”发的微信,心说,高冷是假,孩子气倒是真的。

【甜甜:战哥!我明天有个活动是参加英雄联盟七周年!现场打游戏!!有点紧张!!不过好兴奋啊啊啊啊啊啊啊!!】

    肖战发了个“冲鸭”的表情包过去。

    肖战杵着下巴说,“说不上高冷吧,就是话少比较慢热,熟了之后就好了。”

【甜甜:战哥!这个手表怎么样!!我买了俩!!图片.jpg】

【占戈:好看的,怎么?要送我吗?搓手.gif】

【甜甜: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是的!!我已经寄了过两天就到啦!!】

    “哎哎哎?战哥怎么一心二用呀,跟我视频还和其他人聊天?看你眉开眼笑的!肯定有情况!”

    肖战笑道:“我说你啊,怎么跟个侦察兵似的,要不转行当狗仔得了。”

    好友哀嚎:“我看行,我今天被一甲方爸爸折腾了七八次,魂儿都要没了。哎,我看你朋友圈,刚从日本回来啊?听说有个枕头对颈椎特好,本设计狗还挺想试试的。”

    肖战疑惑道:“你没颈椎病你试什么,还是我记错了?”

    好友据理力争:“我这是预防!预防啊!”

    “哦。”

【甜甜:哥你往我家寄东西了?我刚收到条短信。截图.jpg】

【占戈:啊,那个是我从日本带回来的枕头,据说对颈椎比较好,我看你老低头玩手机,就买了,你要是不喜欢就留着当靠枕吧。】

【甜甜:!!!!!!!】

【甜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谢谢哥!!】

【甜甜:我喜欢啊!!!我喜欢!!!我肯定喜欢啊!!!!】

【甜甜:王一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jpg】

【占戈: ……好好说话不要突然发自己的表情包!猫猫持刀.jpg】

【甜甜:嗷!好的!金发甜甜委屈.gif】

    好友拉长音埋怨道:“战哥……你是不是当我不存在啊……到底是谁和你唠嗑啊……报上他的姓名来我一定要死个瞑目……”

    肖战笑得酒窝都出来了:“嗯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吧,是个很可爱的小朋友,特别有意思。”

    “小朋友?还可爱?!苍了天了我的战哥你该不会偷偷生了孩子吧?!”

    肖战笑眯眯道:“你再敢发挥你那不着边际的想象力我就拉黑你。”

    好友做了个把嘴锁上的动作:“哔——”

    “唉,不过话说回来,我真的很难想象你谈恋爱的样子啊,别人都说你是好好先生当代男友楷模,不过呢,只有你小弟我知道你什么德行。”

    肖战手指敲着太阳穴笑道:“嗯?我什么德行?”

    好友没注意到肖战的表情,仍自顾自地说着:“你啊,看起来对谁都温温柔柔一副邻家大哥的样子,但是呢———别人和你的关系,你划分得可明白了,是‘普通朋友'范围的,绝不进行多余的交流,而走进你心里的,你也绝不会让俩人关系变淡。”

    肖战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看着甜甜发来的舞蹈视频,说道:“哦,然后呢?”

    “还什么然后?!我的意思还不够明白吗?我是叫你别光在心里把人家小男生划成自己的了,你得让他知道你的意思!摊开来说清楚,别等人家跑了再后悔!可别再像大学那会儿似的了……”

    肖战向后靠在了车座上,用手拨了拨刘海,又抬起头笑着说:“诶好了好了知道了!不过你怎么这么确定我喜欢小男生?没准我喜欢中年丧偶大叔呢!”

    “你?和大叔?那准没戏!小男生会撒娇又听话,最重要的是———你,一个照顾人狂魔,比起相对独立成熟的大叔,当然是喜欢依赖人却又独占欲旺盛的小男生更合你心意啦!”

【甜甜:战哥你看完了吗怎么没有回复呢呢呢呢呢呢!!!】

【甜甜:啊啊啊啊啊啊我忘了你刚下飞机!!肯定很累吧!!好好休息啊!!!】

【甜甜:猛虎落地式.jpg】

    肖战突然觉得眼眶有些酸涩,明明他也刚结束活动,很累吧,就算这样还惦记着自己什么时候下了飞机会不会累,虽然比自己小了六岁,但是却意外的很会心疼人。

    肖战捏了捏眉头,说道:“停停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会分析人呢!别分析我了啊!下次和你家那位吵架的时候分析分析他去,可别又来找我。”

【占戈:你战哥我还很精神!!】

【占戈:这个舞蹈绝对是即兴的,后面有几秒没接上hahahahaha!】

【甜甜:!!!!!】

【甜甜:溜了溜了.gif】

    好友打了个哈欠:“那行吧,今天先不唠了,我明天,还得起早陪他去跑步,拜拜!”

    肖战和好友结束了视频通话,身体向下一歪,彻底瘫在座椅上,他长舒一口气,又拿起iphone7回复消息。

【占戈:但是!!!】

【占戈:王一博!!!!】

【占戈:好帅啊!!!!!!】

【甜甜:探头.gif】

【甜甜:战哥今天也很帅!!!】

【甜甜:同款外套已下单✔】

【甜甜:你是不是快到家了啊!那就不聊了!!】

【甜甜:我到酒店会跟你说一声的!别等我发信息你先睡啊!!】

【占戈:成,晚安。】

【甜甜:晚安!!!!】

——END——

激情打字,可能有错别字(。回头再检查叭

一个星期了,我的青瓜文档里还是一个字都没有´_>`